<button id="smerd"></button>

    1. 背景:
      阅读新闻

      陆良一中建校八十周年回眸

      [日期:2016-10-25] 来源:  作者:陆良县第一中学 [字体: ]

      陆良一中建校八十周年回眸 

             编者按:今年是陆良一中建校八十周年。1936年建校的陆良一中,时至今日已走过了八十个春秋。八十年来,陆良一中为高等院校输送了一批又一批人才,为家乡的发展提供了大量的人才保障。八十年的发展,陆良一中也成了云南省的名校之一。新中国建立后,陆良一中开始走上了发展壮大之路,为全县的社会主义建设培养了一大批青年骨干人才。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陆良一中承继悠久的办学历史,丰厚的文化底蕴,大胆改革创新,在全省率先推行“三制”改革和人事制度改革,充分调动了广大教职工“教书育人,服务育人,管理育人”的积极性,学校教育教学质量跃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新世纪以来,陆良一中秉承“团结严谨、务实创新”的校训,脚踏实地,精耕细作,锐意进取,开启“创名校、出名师、育人才”品牌发展之路,全校教师默默奉献,不急功近利,摒弃世俗的喧嚣与浮华,持守“三尺讲台”的宁静与淡泊,努力打造云南教育精品名校,共同创造了陆良一中新的辉煌。

             陆良一中,从不曾淡出历史的记忆。

             陆良一中,曾经是陆良一中学子中学时代青春飞扬的地方。在教学相长的砥砺中,有醍醐灌顶的豁然开朗,有结伴而行的惺惺相惜,有单纯宁静的快乐,有会心的微笑。那是反复中雕刻出的茁壮,那是连续里积淀出的成长,那是倾心中凝结出的亲密,那是携手里透析出的无间,那是美丽的痕迹,那是永久的感情。

             红尘远去,岁月如烟。但是陆良一中,永远铭刻在“一中人”的记忆深处。

             黉门初开  学风淳良 

             陆良一中始建于1936年秋,前身是陆良县立初级中学。学校位于陆良县城西门街,原文庙旧址。

             文庙又称学宫、黉门。文庙是由官方饬建的祭祀孔子的场所,学宫是古代地方政府设立的学校,学宫又称“庙学”。黉门,学宫之门,借指学宫。

             明洪武二年,朱元璋诏令全国各府、州、县设立学校,府办的称“府学”,“州办”的称“州学”,县办的称“县学”。翌年又诏告天下,“非科举者,毋得与官”。参加科举考试首先必须进学宫学习,“进学”成为知识分子求取功名的必由之路。

             明代,是云南全面建设学宫的时期。明代的地方教育行政独立。设提学官掌管教育事宜,学宫有严格的学规,对学生可以斥罚。学宫的掌管者,省称“学政”,府称“教授”,州称“学正”,县称“教谕”,省、府、州、县的副职统称“训导”,学生统称“生员”(秀才)。

             明嘉靖二十一年(1542 年),在六凉卫城(今陆良县城)以庙堂辟为学宫(庙学),同时设立卫学。明万历十九年(1591 年)改建学宫于南门,坐子向午,“中为大成殿,翼以两庑,其中池、阁、堂、斋如制”。万历四十二年(1614 年),又建学宫于城外西南隅,坐乾向巽,但起建未就而中止。嗣后,因城外“人文未蔚起,诸生臆度风水,仍以治右旧地为擅其地”,故在卫城西北角(今陆良一中、文化小学内)复建学宫。

             清康熙二年(1662年),“起造大成殿于今址”(今陆良一中校园内)。康熙五年(1666年),“举建二殿两庑”。康熙八年(1669年),陆凉撤卫归州,州卫合二为一,州治所由龙喜村(今旧州)迁至卫城(今陆良县城)。同时,颁印设官,改卫学为州学。康熙十一年(1672年),建棂星门。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建明伦堂前大门。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建启圣宫。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建棂星门外照壁、左右墙垣,金声、玉振二坊。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陆凉州知州杜珍认为陆凉州、卫合并以来,“蒸蒸人文蔚起”,但“屈指科名又寥寥无几,宜再建学宫”。次年开始建设,随后历经五十四年,陆凉学宫(今陆良一中、文化小学片区)落成。学宫大门为戟门,二门为棂星门,后为泮池,池上有桥,过桥是大成门。其后为大成殿(孔子殿),供有孔子牌位,左右列祀颜子、曾子、子思、孟子“四配”。大成殿前东西两庑祀孔子其余弟子及历代名儒,大成殿后为崇圣殿、尊经阁。学宫之东设号房、训导署、明伦堂、乡贤祠等,学宫之西设节教祠、射圃、乡贤、名宦祠等。陆良学宫“凡殿、庑、堂、斋、池、亭、坊、壁一一如制”,“规模闳敞,气象光明”(见乾隆《陆凉州志·学校·学宫》),成为“迤东州学之最”。(清时,云南设迤东、迤西、迤南三道。当时,陆凉州属迤东道。)

             康熙、雍正年间,义学兴盛。义学是由地方官办的一种免费学校,教学内容主要是识字、习礼、明义之类的启蒙教育。义学经费均由官租支付。雍正十三年(1735年),陆凉知州吴炳倡导建起了义学六馆,之后,知州陈齐庶又增设4馆。后发展至40馆。

             自嘉庆十三年(1808年),陆凉先后设书院3所:凤山书院——嘉庆十三年(1808年)由清举人陶尧文等集资共建,校址在州城南门外文昌宫;蓉峰书院——清光绪五年(1879年)由陆凉知州刘祖棨倡议建立,校址在州城西门街文庙;钟灵书院——清光绪六年(1880年)由陆凉州南区绅首杨秉仁、王万清等联合村民共建,校址在今马街镇马街小学。

             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 年),陆凉知州吴齐鸿遵照朝廷“废科举,兴学堂”的诏令,废除私塾,改立公学堂,设初、高等小学堂于文庙内。

             清宣统二年(1910年),陆凉州教育会成立于高等小学堂内。

             清宣统三年(1911 年),陆凉州乙种农业学堂(蚕桑学堂)成立于文庙内,设堂长1人,教员 2 人,招收学员 33 人。

             民国元年(1912 年),陆凉改“州”为“县”,改“学堂”为“学校”,改初、高等小学堂为初、高等小学校。自此,文庙作为初、高等小学校的校址,一直延续到陆良县立初级中学建立。

             漫步在陆良西门街头,倾听历史的声音。走过钟鼓楼,走过文化小学,走进陆良一中,从那些遗留的历史古籍中,从那些残存的学宫遗迹里,从那些苍翠遒劲的松柏间,从那些老一辈人的记忆碎片里,我们去努力搜寻陆良一中历史的印记。

             我们不难想象,明清以至民国时期,在庄严肃穆、清新幽雅的学宫建筑群落中,黉门初开,学风淳良。陆良学子,身着长衫,手持书卷,偃仰啸歌,冥然兀坐,秉烛夜读。同时,我们也能感受到,陆良人兴办教育、开启求学之路的精神在历史的长河中光芒万丈。

      烽火岁月  激情燃烧 

             旧民主革命时期,陆良一中曾是革命的摇篮。

             民国二年(1913年),“陆凉”县名在劝学所(教育局)所长牛星辉的倡议下改为“陆良”县。

             民国十八年(1929年),由吴永康、朱光华、俞文侯、杨立人4人组成的中共地下党组织陆良特别支部在县立第一高等小学校成立。地下党员分散在全县的小学校,以教书为掩护从事革命活动。 

             民国十九年(1930年),中共陆良中心县委成立,组织发动了武装起义——“陆良暴动”。 

             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秋,陆良县教育局长朱光华,怀抱“教育救国”的理想,在文庙高等小学校原址创办陆良县立初级中学。朱光华兼任陆良县立初级中学校长,开启了陆良一中历史的新篇章。

             同年九月,招收初一新生1个班58人,同时开设师训班,招生58人。【随后,民国三十二年(1943年)杨体元等在马街创办翠山中学,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孙玉山在三岔河创办玉山中学(紫溪中学)。】

             民国二十七年(1938年),抗日战争爆发,昆明至西桥公路通车,陆良成为抗战期间外省入滇的主要通道,西南联大一批师生受聘于陆良中学任教,积极宣传抗日,开展革命活动,为中共云南地下党的革命武装斗争培养了一批骨干。他们为中华民族的独立和新中国的诞生,奉献青春,甚至牺牲生命。

             民国三十年(1941年)秋,陆良中学孙志群校长和曹传钧教务主任(西南联大中共地下党外围组织“群社”成员),在学生中组织研讨会,开展爱国募捐、办壁报和小型合作社等进步活动,担当起抗日救亡之民族大任。

             民国三十五年(1946 年)春,陆良县长熊从周(当时全国仅有二位伪县长加入中共地下党组织,熊为其中之一)兼任校长,锐意革新县政,力图延揽人才。刘国志(小说《红岩》中刘思杨原型)和董大成、黄知廉、李循棠、陈瑞芬、张琴心、吴维之、龙得华、刘以治、杨知勇、马凌云、郑道津、吴子见、钱宏、郑文民、秦光荣、河阳、吴维舟等一大批有才学的中共地下党员、进步教师到陆良中学任教。他们在熊从周的掩护下,一边教书育人,一边传播进步思想,开展革命活动。他们敢为人先,激流勇进。在高中课程教学中,增讲《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社会发展史》和《理论课》等;在初中课程教学中,增讲《哲学基础知识》和《社会发展简史》等。同时还增讲了《政治协商会议纲领》(草案),以及鲁迅的《狂人日记》《纪念刘和珍君》、高尔基的《海燕》、郭沫若的《自由之神》等革命文学作品,加强对学生进行革命教育。

             他们激情燃烧,星星点灯。在陆良中学战斗的岁月里,他们成立了学生自治会和读书会,坚持抗战,反对妥协;坚持团结,反对分裂;坚持进步,反对倒退。其中,在陆良中学历史记忆中最不能抹去的是中共地下党员董大成老师在高中班秘密组织的“星火社”读书会,其宗旨是: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后来由“星火社”又衍生为“凤凰读书会”和“青光读书会”等。董大成老师教授学生学习、领悟《新民主主义论》《论联合政府》及《大众哲学》等革命著作,激情燃烧,星星点灯。宋其信(又名宋凌晓)、王承骥、岳树谦、张恒圣、郑淑英、郑文光、俞绍先、计佩谨、平富昌和肖鹏等革命进步青年学生,在革命的道路上,勇往直前,茁壮成长。

             同年夏天,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桂林、柳州相继失陷,独山告急。云南面临着日寇的铁蹄践踏。根据云南地下省委“作好上山打游击的准备”的指示,熊从周授意陆良中学地下党先后两次到路南圭山进行调查,准备在少数民族地区建立抗日游击战争根据地。第一次由董大成、熊复来和郑道津等三人前往,第二次由熊从周校长亲自陪同来陆良访问的冯契同志前往。他们在圭山向一些兄弟民族首领了解情况,开展革命联络工作。

             同年冬天,昆明学生为反对内战举行集会,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惨案。陆良中学自治会动员同学捐钱献物,并声援昆明“一二·一”运动。董大成老师代表全校师生到昆明参加“一二·一”惨案“四烈士”(于再、潘琰、李鲁连、张华昌)追悼会。

             同时,熊从周县长提出了“培养地方新干部,建设新陆良”的计划,并在陆良中学寒假期间办县政人员训练班,力推“二五”减租,以革新县政。黄知廉等进步教师在地下党的组织下参与授课,授课内容以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为主,为期将近一个月。参加学习的多为县内乡镇青年干部。

             在此期间,国民党驻陆军队常到县政府索取粮款,遭到熊从周县长的严词拒绝;陆良中学学生自治会发动学生张贴墙报,支持熊从周县长的正义行为。当时,特务在学校里辱骂恫吓,撕毁墙报,四处捣乱。在熊从周县长的支持下,全体师生和特务们展开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最终取得了胜利。

             同年五月,为了继承和发扬“五四”光荣传统,陆良中学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庆祝活动。学生自治会发出了《纪念“五四”告陆良各界同胞书》,并提出了“坚决反对东北内战,实现全面和平”“东北国共两党之军事冲突须立即停止”“人民比以前觉悟了,大家团结起来,自己求解放”等二十条口号。陆良中学戏剧社在“五四”游艺晚会上演出《凯旋》(演出者熊从周,舞台监督黄知廉)、《火里飞出金凤凰》、《山雨欲来风满楼》等话剧,宣传反对内战。学生自治会还组织时事座谈会,公开讨论时局,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组织诗歌朗诵会,抒发爱憎感情。同时,音乐教师在全校师生中教唱《民主是那样》《五块钱的钞票没人要》《茶馆小调》《不买中央报》《古怪歌》和《USA》等反映内战的歌曲。

             同年七月初,国民党特务向云南当局告密“熊从周伙同其孙熊复来窝藏共党分子,把持陆良中学,宣传赤化,笼络人心,搜集枪支,图谋不轨”。在这十分紧急的情况下,为了保存革命势力,黄知廉、董大成等地下党员及其进步教师,根据地下省委“立即转移”的指示,离开陆良,分别转移到昆明等地工作。

             此间,内战全面爆发,国民党特务加强活动,镇压民主力量。就在李公朴先生被害后的第三天,闻一多先生被害的前一天,熊从周县长在其居所被诱骗吃“三乌汤”中毒身亡。噩耗传来,陆良县举行万人参加的公葬仪式,陆良中学全校师生悲愤不已。

             同时期,国民党反动党棍杨玉生(原昆师校长,镇压学运的刽子手)任县长,并兼任陆良一中校长。杨玉生上任后,辞退所有进步教师,让亲信杨景夷任陆良中学任训育主任,梅数久任军事教官,加强了学校反动统治。在他们的反动统治下,鲁迅的杂文、高尔基的《母亲》等成了禁书,全校师生敢怒而不敢言。当时,陆良中学有一高师班是熊从周县长为振兴陆良教育而开设的,属半公费性质,学生每人每月补助大米五公斗。杨景夷想扼杀、控制高师班,发出了减掉补给高师班学生大米的通告。全校师生经过三天反饥饿的斗争,最终取得了胜利。

             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初,陆良县教育局长俞荣萱托杨守笃代为陆良中学聘请教师。杨守笃曾是“民青”云大支部成员,昆明女中教师,“一二·一”运动后因身份暴露,协同云南学生会主席蒋荣芬介绍的高天鹏、陈静、戴德昌、李静洙、秦涛、李渝等一批中共党员、进步教师到陆良中学任教,以陆良中学为据点,继续开展革命工作。他们在学生中教唱革命歌曲(如《山林果》等)宣传民主自由和进步思想,组织学生自治会,搞民主讲台,出壁报等。学校开营火晚会,杨守笃朗诵《死在战略以外的中国兵》等诗歌,并在晚会上宣讲:“广大人民群众要民主自由,但是新发现了一种自由,昆明警备司令关麟征说‘你要民主自由,我有开枪自由’,这说明自由要通过斗争才能获得,有时要付出生命。”

             同年下半年,国民党反动派对学校加强控制。国民党陆良党部秘书邬××与“三青团”陆良分团主任何启到陆良中学任教,分别上化学课和英语课。他们和杨景夷互为党羽,控制着陆良中学。此时,“三青团”的活动越加猖狂,他们监视学生行为,干预学生活动,甚至打入各班发展组织,学生抵制反对。在反对抵制“三青团”的活动上,教务主任牛筱灿(民主人士)在校会上对全体师生说:“学生在学校的任务是读好书,老师的任务实教好书。学校是神圣的教育机构,不参与政治活动。党团应退出学校。”全校学生深受启发,坚决抵制“三青团”,“三青团”发展组织的阴谋最终落空。

             民国三十七年(1948年)初,陆良县长刘承功兼任陆良中学校长,副校长牛筱灿委托高鹏云(中共党员、地下省委侯方岳的交通员)聘请老师到陆良中学任教。高鹏云根据云南地下省委“用革命思想影响青年学生,为开展地方工作培养干部”的指示,曾先后将“民青”(当时叫“新联”)成员王建帮(陆良中学地下革命工作的主要领导者)、朱焕然(又名朱平)、何毅松、卢漫云、骆国昌(又名骆虓,由昆工 “省青”介绍加入“民青”)等派到陆良中学任教。在反动势力控制十分严密的情况下,他们根据云南地下省委的指示,在陆良地下党的直接领导下,积极主动地开展革命工作。他们通过授课、出板报、出墙报、演话剧和个别谈话等方式,在陆良中学宣传革命,发展组织,争取群众,开展武装斗争,孤立和打击反动势力,并为游击队和革命根据地提供情报,输送战士和干部。

             民国三十八年(1949年)三月,学校的民青成员和进步师生,根据革命斗争的需要转移。反动当局大为惊恐,加强了对陆良中学的反动控制,全校师生处于白色恐怖之中。但在革命大好形势的鼓舞下,不管敌人如何的嚣张,全校师生决心保卫学校,迎接解放。

             新中国成立前的陆良中学,是革命熏陶下的陆良中学。全校师生树立了革命的人生观,他们中有参加抗日救亡活动的,有投身抗日战争的,有参加地下党、边纵和地方游击队的……他们为中华民族的解放做出了贡献,甚至献出了宝贵生命,为我校历史增添了光辉的一页。

      革故鼎新  闻名遐迩 

             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成立后,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陆良一中,革故鼎新,广纳贤才,开始走上了发展壮大之路。

             1949年12月26日,陆良解放。1950年4 月,陆良县人民政府接管陆良县立初级中学,牛筱灿任校长。陆良一中恢复到5个班,教师21人,学生 215 人。8月,根据教育部颁发《中学暂行教学计划(草案)》,学校开设了初中政治、语文、数学、自然、生物、化学、物理、历史、地理、外语、体育、音乐、美术等课程。10月,根据陆良县人民政府指示,取消旧时学校的“公民、党义、童训、劳作”等课程。

             1953年,陆良中学属省上直管、地区代管,资立安任校长。3月,按照教育部《中学教学计划》规定,学校增设了初中革命常识、卫生常识、图画等课程,数学科减去三角部分的内容。学校成立教研组,全校教师前往昆明学习,学习内容主要是批判“恐美”“崇美”思想,批判封建思想,树立为革命教书的思想。8月,陆良县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关于“整顿巩固,提高质量,稳步前进”的教育工作方针,学校改为秋季始业(招生),初中学制仍为三年。

             1956年3月,陆良县立初级中学更名为陆良县第一中学,9月增设高中部(1个班57人),成为全县第一所完全中学。学校提出“学育才中学,赶育才中学,超育才中学”的口号,学习苏联先进教学法,开展普通话教学,实行老师下班办公制、班主任和学生“三同”(同劳动、同生活、同学习)制。

             1958年“大跃进”引发了“教育大革命”,缩短学制,精简课程,增加劳动,注重思想教育。学校以劳动为主,全校师生修建小高炉,投入“大战钢铁”运动;积极支工支农,配合全县中心工作;自力更生,同甘共苦,开展勤工俭学活动;前往月牙山采伐木料、扛木料,建起了青砖楼、“红专”楼两幢教学楼。

             1959年,全校师生投入治理马街海的战斗,为“沧海”变“桑田”贡献力量。同年,陆良一中的第一届高中班毕业(57人),高考成绩名列全省第十一名,刘光明同学被清华大学录取,张万富同学被北京师范大学录取。

             1960年到“文化大革命”前夕,国民经济十分困难,学校励精图治,狠抓落实,全校教师在教学过程中,教学内容讲求“少而精”,方法上采用“启发式”教学,并做到“精雕细刻、精讲多练、因材施教”。1960年高考,陆良一中成绩跃居全省第九名,施赵顺、赵建荣同学被北京大学录取,刘朝珍同学被清华大学录取。1961年高考,杨学文同学被北京大学录取。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陆良一中是云南省的著名中学。

             “文革”十年(1966—1976),陆良一中经历了一场灾难。1968年12月,陆良一中同全国一样,出现了“老三届”学生(1966、1967、1968三届初、高中毕业生)同年毕业的“奇特现象”。城镇户口的学生上山下乡插队落户,农村户口的学生回乡参加生产劳动。期间,学校曾一度大搞“开门办学”,废除考试制度,学生除到校办农场劳动外,还到工厂学工,到农村学农,教学质量急速下降。校内图书被盗,理化实验仪器遭受破坏,损失极为严重。学校教学秩序混乱,教师备受摧残,青年一代丧失了接受教育的机会。

             1972年5 月,为适应小学教育事业发展需要,陆良县文教革命委员会委托陆良一中招收附设师范班(56 人),招收对象为在职小学教师。随后,1974年、1976年,陆良一中均设立附设师范班,为全县培养了一批中小学骨干教师。

             1977年冬,全校师生参加根治南盘江的战斗,900余名师生开挖小羊沟段100米长的河道。

      继往开来  再创辉煌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陆良一中迎来了教育的春天。

             1978年被评定为“曲靖地区重点中学”。1994年1 月,陆良第一中学被认定为云南省二级二等完全中学。11 月,陆良第一中学被认定为云南省二级一等完全中学。2009年9月,初中完全分离,陆良一中成为一所高级中学。

             1989年3月,学校率先推行“三制改革”(即校长责任制、教师聘用制、工资结构制)各方面有了新的发展,培养了一支以青年教师为主的相对稳定的教师队伍,教研活动开展有声有色。学校办学声誉日隆,备受社会各界的关注与支持。

             1981年,张宏心同学被北京大学法律系经济法专业录取;1984年,孟兴华同学被清华大学水利水电专业录取;1993年,陈玮同学被清华大学汽车制造专业录取;1995年,李莉同学以全省文史类第八名的高考成绩,被南开大学录取;1999年,孟江波同学被清华大学水利水电专业录取,潘静波同学以全省文史类第11名的成绩被中央财经大学录取,金雪燕同学以全省文史类第15名的成绩,被中国人民大学录取。

             二十一世纪初,学校推行人事制度和分配制度改革,充分调动广大教职工“教书育人,服务育人,管理育人”的积极性。同时,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加强校园文化建设,加强师德师风建设,转换内部运行机制,提高办学水平和效益,取得了明显成效。学校办学条件不断改善,办学水平不断提高,办学声誉越来越好,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

             近年来,陆良一中秉承“团结严谨、务实创新”的校训,脚踏实地,精耕细作,锐意进取,开启“创名校、出名师、育人才”品牌发展之路。学校综合办学实力逐渐增强,高中教育教学质量明显提高,高考成绩在全市名列前茅(包括省一级高完中)。

             2004年,王林同学以全省理工类第8名的成绩,被清华大学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录取,王珑琪同学以全省理工类第30名的成绩,被清华大学动力工程与航天航空工程专业录取。2007年,胡洋举以全省理工类第72名的成绩,被浙江大学录取。2012年,桂宇飞以全省理工类第55名的成绩,被北京大学医学部录取。2013年高考,600分以上47人,占全县的94%(全县50人),占全省的1.41%;理科最高分661分,文科最高分643分(全省第49名),李怡颖以643分实考成绩进入全省前50名;其中,理科实验13A班51人, 600分以上24人,班平均分600.88分,一本率100%。2014年高考总成绩600分以上108人,占全县的84.38%(全县128人),占全省的1.5%。2015年高考总成绩600分以上82人,占全县的90.11 %(全县91人)。2016年高考,600分以上105人,占全县的82.03%(全县128人)。

             新世纪以来,陆良一中学生考取的院校遍布全国各大城市,著名高校几乎都已涉足。如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南京大学、中山大学、厦门大学、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中国政法大学、国防科技大学、华中科技大学、武汉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等等。陆良一中在全市高(完)中学校中占有很重要的一席。根据曲靖市教育局关于全市一级高(完)中教学质量评价数据统计,陆良一中近年来高考一本率、高考平均分分在全市19所一级高(完)中名列前茅(一本率均为50%左右)。

             江山代有才人出。陆良一中学子,走出校门,走出陆良,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如今,陆良一中的校友中不乏学术大师、实业精英、杏坛翘楚、高校校长、政界名人、社会楷模,更有千千万默默奉献的陆良“一中人”。他们坚守在平凡岗位上,光润如玉。

             百尺竿头,更进一步。陆良一中全体教职员工将继续弘扬忠于职守的敬业精神、风雨同舟的协作精神、淡泊名利的奉献精神、问鼎一流的进取精神,一如既往,锐意进取,努力追求精品办学。

             漫漫长路,悠悠岁月。陆良一中,从不曾淡出历史的记忆。

             铭记历史,就是拥抱美好未来的最好姿势。铭记陆良一中历史,就是要让历史的光芒照耀陆良一中的未来。

      (陆良一中供稿)

      本文地址:http://www.fasteczemacure.com/show.aspx?id=565&cid=13,转载请注明出处。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幸运快3开奖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